对标“最严”政策 “金绿色”日渐浓郁

2019-06-05

  随着今年时间的即将过半,矿业行业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落地付诸了更多实践。环保形势的严峻、相关政策的更新,以及黄金矿山企业对此作出的积极反应,令行业这抹“金绿色”愈来愈浓。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近日召开的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强调,要自觉把经济社会发展同生态文明建设统筹起来,充分发挥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充分利用改革开放40年来积累的坚实物质基础,加大力度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解决生态环境问题,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离不开绿色矿业的贡献。中国工程院院士蔡美峰曾说过,实施矿业绿色开发是响应和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伟大号召,推进矿业生态文明发展的重要举措,与保证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有十分重要的关系。

  而随着今年时间的即将过半,矿业行业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落地付诸了更多实践。环保形势的严峻、相关政策的更新,以及黄金矿山企业对此作出的积极反应,令行业这抹“金绿色”愈来愈浓。


绿色政策不断加码

  十余年风雨路,浓浓绿色情。

  自2007年以来,绿色矿山建设实现了从概念到理念再到共识和行动的跨越,国家先后批准了四批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单位。

  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院长助理、国土资源规划所所长孟旭光认为,经过十余年的发展,我国绿色矿山建设工作已经从试点阶段进化到全面推进和实施阶段。

  进入全面推进阶段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2017年六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快建设绿色矿山的实施意见》。跟随这部实施意见一起出台的就有中国黄金协会起草的《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规范》明确提出,黄金矿山企业要遵守一系列严苛的要求,包括矿区环境优美、采用环境友好型开发利用方式、综合利用黄金及共伴生资源、建设现代数字化矿山、树立良好矿山企业形象等。

  时间进入2018年,黄金行业依然面临着很大的环保压力。延续2017年的环保税、资源税以及自然保护区等生态功能区内矿业权退出等政策的影响,各种绿色政策“新面貌”也相继跑到台前。

  2018年3月份,原环保部发布了《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详细规定了黄金行业金矿石氰化、金精矿氰化、氰化堆浸过程产生氰渣的污染控制及监测制度要求。

  对此,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永涛表示,规范氰化尾渣的处理处置是黄金行业当前乃至未来的发展趋势。而《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就是为了保障我国黄金行业建设绿色矿山、树立绿色发展理念和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同时确保黄金行业可持续健康发展。

  除了这场席卷全行业的氰渣环保风暴,还有新的文件在路上。2018年4月份,自然资源部按照国土资源行业标准制定程序要求和计划安排,对《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等9项推荐性行业标准进行公示。

  虽然我国绿色矿山建设进入全面推进阶段,但一直缺乏统一的标准和规范,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单位占比仍比较少,且标准不一,亟待通过建立标准体系来规范和引领全国矿业行业加快绿色矿山建设。《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等9项标准正是解了燃眉之急。

  如果说这些全国性、行业性法规政策为矿山绿色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石,那么地方性绿色政策就为企业环保增加另一层“紧箍咒”。

  例如,今年1月,湖南省国土厅、环保厅等联合印发了《湖南省绿色矿山建设工作方案》,要求湖南的矿业产业到2020年前基本形成节约高效、环境友好、矿地和谐的绿色矿业发展新模式。完成100家在建、生产矿山企业的绿色矿山建设工作,大中型矿山“三率”水平达标率85%以上,启动首批8个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的建设工作等具体数据被明确提出。


那一抹“金绿色”在闪耀

  从大理驱车往北行40余公里,沿山势转一个弯,就能看到群山翠绿中的云南黄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衙金矿。

  登高远眺,似乎还能嗅到曾经在这里上演过的地质找矿大会战,而如今北金矿用“矿产资源开发与生态保护同步,边开发边治理”的绿色发展理念,修复了采矿造成的破坏,将自身打造成一座绿色公园式的新型矿山。

  北金矿只是我国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的一个缩影。近年来,黄金矿山企业在深受环保压力影响的同时,也在积极主动地响应绿色矿业号召。

  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宋鑫在2018重点黄金企业集团主要负责人座谈会上指出,未来黄金行业发展趋势的重要方向之一就是,强化环境保护和生态治理,实现从被动应对向主动防控的转变。

  其实这种观点在行业内已经形成共识,大家从过去被动接受“要我建”转变为“我要建”的积极状态。从福建的紫金山到内蒙古的乌努格吐山,从东海之滨的三山岛金矿到青藏高原的甲铜多金属矿,黄金矿山企业正在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响应绿色政策号召,坚定不移地践行着习近平总书记的“两山论”。

  从赤峰吉隆黄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就能窥到深深的绿色痕迹,以及绿色发展为其带来的巨大利益。赤峰黄金2017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5.43亿元,其中,资源综合回收利用板块收入为19.6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77.36%,成为应对环保压力的支撑点。

  进入2018年以来,各企业继续在绿化矿山环境、研究资源综合利用方式、节能减排、土地复垦等多方面用“金山银山”换“绿水青山”。

  除此之外,更为令人瞩目的就是氰化尾渣的合处理。据了解,许多矿山企业都在想方设法解决氰化尾渣征收1000元/吨环保税的生死难题,加大资金投入力度,或创新工艺技术,或更新设备,且已经看到“希望的曙光”。

  云南黄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王建强表示,2018年云南黄金采取措施按照《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的标准对氰化尾渣进行无害化处理,对氰化尾渣处理工艺进一步进行技术创新,确保达标排放。

  尝到绿色发展甜头的赤峰黄金,为了达到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要求,积极与长春黄金研究院合作,购买了新设备并重新设计了工艺流程。据其董事长吕晓兆介绍,仅赤峰黄金旗下的两个矿山新上的破氰工艺流程,总体投入就达到2000多万元。

  中国黄金协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国内累计生产黄金98.216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减产2.981吨。背后原因是,按照国家的保护区内矿业权清理和有序退出的工作要求,部分黄金矿山关门整改,所以我国黄金产量延续了去年的下降趋势。

  这从另外一个侧面印证了环保形势给黄金行业带来的变化,也正是这种变化才倒逼黄金企业不断提高思想认识,采取积极行动,对标各项绿色政策,擘画黄金行业的绿色未来。

fuente: